“和谐社会”频发离奇悬案

 作者:盖绯洋     |      日期:2019-08-15 07:19:00
现代快报2月4日报道 昨天中午,在水斋庵三五巷口发生了一件蹊跷事,一名中年男子被两名男同伴从巷子里扶到巷口,将他靠在巷口的一个花坛旁,然后就走了警方到场后发现,这名男子已经死亡 昨天中午11点,有市民报警称,在水斋庵三五巷口有一名男子,口吐白沫,昏迷不醒,当警方赶到现场时,发现男子已经停止心跳这名男子30岁出头,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身上全是呕吐物,斜斜地靠在花坛边,低着头,乍一看还以为是睡着了在死者身上,民警找到一本结婚证,证件显示,该男子姓周,今年37岁,南京人 在男子旁边,停着一辆旧自行车,附近市民说,这名男子就是被这辆车推过来的,“他坐在自行车上,全身软塌塌的,另外两个男的,一个扶着他,一个推车子,把他放下后,告诉我们他是食物中毒,他们去找医生”市民们称,两名男子一去却再也没有回来过,众人发现不对劲,再去看看男子,已经奄奄一息,这才报了警 随后,法医赶到现场,将死者抬上车运走警方将根据监控录像对此事进行调查 (本文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马晶晶) ****************************** 重庆商报2月4日报道  昨日,忠县殡仪馆内烟雾弥漫,在低回的哀乐声中,冉军(化名)还在为死去的女儿冉文华(化名)守灵而在另一间灵堂内,与冉文华一同死亡的忠县建筑老板王玉军(化名)的家人同样悲伤不已据了解,1月29日,冉文华乘坐王玉军的奥迪轿车,当车行至忠县九蟒村一条村道的转弯处,奥迪神秘坠下了高约百米的悬崖,两人最终掉入长江中身亡 长江中打捞起落水奥迪车 1月29日下午6点10分许,忠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报案称,在忠县忠州镇通往九蟒村村道上一小地名叫坟湾的地方,发现有车辆坠江痕迹,悬崖上还散留着车辆碎片接到报警后,忠县公安局、县交警大队民警迅速赶到现场民警在悬崖上发现了许多车辆碎片和一块号码为渝ABC333的车牌在悬崖下的江边,民警发现了一名穿白羽绒服的年轻死者 民警随后从重庆市公安交通管理信息中心查明,挂渝ABC333的车是一辆奥迪轿车,车主是忠州镇的王玉军民警了解到,王玉军1月28日晚上8点多钟驾车外出后一直没有回家,也没有与家人联系1月30日晚上,涪陵区打捞队采用探测方式,从江底打捞出一辆奥迪轿车1月31日下午,涪陵区打捞队又在奥迪轿车落水的地方打捞起一具男尸,证实死者是王玉军 女死者躺在江边原因不明 昨日上午,记者联系上忠县县城某汽车销售店的彭某彭说,现在此事在忠县城区闹得沸沸扬扬,市民议论最多的话题是女死者躺在江边时,服装不整“听说是奥迪车主的情人,一起约会时出的事”他说,由于忠县公安机关一直没有证实,当地市民传出了多种版本的猜测 随后,记者联系上冉文华的伯父冉某,他正在忠县殡仪馆照顾痛不欲生的弟弟冉军他说,他们接到警方的电话后赶到出事地,看到侄女冉文华躺在江边“她的服装不整,到底是奥迪轿车坠江被甩出车厢时造成的,还是存在其他原因,我们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冉某说,孩子(指冉文华)正月初二还给他拜了年的,没有想到两天后就已阴阳两隔 曾经是乐队歌手十分漂亮 冉某说,出事的地方位于忠县县城2公里处,是一条村级土路的长下坡,下完坡后本应该右转,但轿车没有转弯,而是直接从弯道冲了下去“公路离江面约有100米高,打捞出来的轿车车门是打开的”冉某说,由于轿车坠江的地方是悬崖,两人应该先是跳出轿车,最终男子掉进了江里,而其侄女则滚到了江边 “娃儿今年才21岁”冉某说,侄女身高1.70米左右,十分漂亮,是忠县一乐队的歌手,经常到各乡镇为红白喜事演出据了解,冉文华家住忠县羊渡镇,她还有个弟弟,其父母经常在县城和周边县市贩牛 男子是开发商身家数百万 “他在我们县城比较有名”忠县县城某汽车销售店的彭某说,忠县城区提到王玉军,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了解,王玉军今年已40多岁,妻子住在县城,孩子在读高中,他正在老县城投资开发一大型楼盘,据称家产至少达数百万元“听说冉文华和王玉军是一年多前认识的,但具体情况并不太熟悉”彭某说 随后,记者联系上忠县交警大队办公室的曹主任曹以他没到现场为由,让记者联系该县交警大队田队长田队长则以正在调查为由拒绝接受记者采访,记者希望提供王玉军家属的联系方式也被拒绝 双方家属见面都比较理智 “我们与王玉军的家属见过面了,大家都比较理智,没有发生任何争吵.”冉文华的伯父冉某说,冉文华的尸体还没有火化,正在等忠县公安机关的调查情况如果警方的调查让他们比较满意,就先火化,再视情况提出赔偿等问题 目前,市公安局及忠县公安局两级公安机关正在调查此案 (本文来源:华龙网-重庆商报 作者:郑三波 郑代娟) ********************************** 重庆晚报2月4日报道 四川富顺县刘作付夫妇“怪病”缠身,16年间,4个小孩、20多头猪和100余家禽死于同种怪病今年春节前,夫妇俩向新桥医院求助,希望医学专家能解开谜团专家组赴现场勘查,并取回最后死亡幼儿的尸体标本日前,医院检验结果表明,夭折的孩子体内含毒鼠强,“怪病”疑似人为投毒 刘作付说:他三兄弟共住一个三合院,在当地还算比较富裕一点的家庭,平时很少和邻居发生纠纷 医院的化验结果出来后,夫妇俩再次向老家警方报案目前,当地公安部门已立案“希望公安机关能早点找出真凶,为我死去的孩子讨回公道”刘作付说 ********************************* 天府早报2月4日报道 “不找到那些肇事逃逸车子,我就不会返校读书!”昨(3)日,像往常一样,17岁女孩李婷起了个早,催着妈妈和她一起去寻找“破案”线索:春节前,她父亲骑摩托车去修手机的路上,因为连续遭受三辆车子的辗压致死车祸发生后,她再也没有去学校,而是当起了“私家侦探”,想找到肇事车子回报父亲的关爱 60天过去了,她的调查毫无进展马上又要开学了,她和家人发生了矛盾,是上学还是继续调查 晴天霹雳 父亲车祸身亡少女展开调查 李婷,华阳职中旅游专业高二学生,家住双流县兴隆镇宝塘村4组她是一个长相十分乖巧的女孩,原来脸上常有甜甜笑意,但自从60天前接到交警的一个电话后,她脸上的笑容就再也没有绽放过 2008年12月5日23时许,正在家看电视的李婷接到了一个电话,“我是交警,请问你是李兴福的女儿吗”她呆了一下,“是呀,有什么事呀!”“你的父亲出车祸死了,我们正在调查肇事逃逸的车子!”这一消息如晴天霹雳让她和母亲惊呆了,继而母女俩哭成一团 第二天,在殡仪馆见了父亲最后一面后,李婷立马向学校请了假,“不找到那些让父亲致死的肇事逃逸车子,我绝不返校!”在配合警方调查的同时,她自己也展开了“特别调查” 调查60天 手捧父亲遗照难寻有用线索 梳理思绪后,李婷与妈妈决定先四处打探消息很快,她了解到父亲当日19时许骑摩托车到籍田镇修手机时,在成仁路双流县煎茶镇五里村路段红绿灯处出了事先是有一辆货车将父亲挂倒,接着一辆富康车从他身上辗过,最后一辆面包车又将他拖行了几百米,这些车子事后都逃逸了,虽有个别目击者,但因没有看清车牌号难以提供有用线索 几经周折,李婷找到了一个公交车司机司机说虽然目击了事发经过,但因天黑,加上这些车子的速度极快,未能记下它们的车牌号在家附近的潞溪河,她找到了另外一个目击证人“漆二娃”,他说当晚只看到了一辆面包车是肇事逃逸车,但因为不识字,不知道对方的车牌号一次次打听,换来的是一次次的失望…… 一晃60天过去了,李婷捧着父亲的遗照四处寻找目击证人,但没有问到一点有用线索 再起矛盾 上学还是找人母女意见分歧 “婷婷,算了,破案有警方,你就不要再找下去了!”春节后,母亲陈桂琼为了不让女儿耽误学业,要她在开学时去报名没想到李婷却摇了摇头,“不行,我还没有找到那些逃逸车子,咋好去读书还有,家里欠了几万元的债,哪有钱供我读书哟”女儿的话说到了母亲的伤心处:几年前,家里修了新房,欠了一些债全靠李婷父亲李兴福在外打工偿还,如今,他走了,家里的债务咋办呢 “我们都期盼她能冷静下来!”邻居向志军、李素英说,李兴福与女儿李婷的感情很深,现在父亲出事了,女儿李婷的行为虽然有点感情用事,但可以理解不过,我们还是希望她理性行事,能早日返校读书 双流县教育局新闻科廖大姐在知道李婷的情况后说,希望李婷在新学期能返校读书,学校会尽最大努力给她关爱,减免一定的费用 (本文来源:四川在线-天府早报 作者:李晓波) *********************************** 舜网2月3日报道 2009年的春节是曹县小伙安茂祥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大年初五他就急匆匆前往青岛打工挣钱,谁料想乘坐的车刚启动,安茂祥意外死亡了 当时,安茂祥的头探出车窗,不幸撞上了发车区的水泥柱 年轻的安茂祥最后的春节 2月1日傍晚,记者走进曹县孙老家镇王集北村,在村民的帮助下,很容易就找到了安茂祥的家事情才发生了两天,消息就在这个仍充满着年味的村庄传开了然而全村的人都自觉地对一个人隐瞒着这个消息,这个人就是已近九旬的安茂祥的奶奶 虽然大小门上都还张贴着新的年画,但这个家已没有了年味父亲安普轩坐在小板凳上倚着门拼命地抽烟,眼里满是血丝,母亲王现芝则坐在床上不停地哭,边哭边喊着儿子的名字,两个女儿抑制住心里的悲痛在床边轻声劝说着 这个家在村里算是比较贫穷的,三间破旧的堂屋里除了粮囤外没有什么值钱的家什,一家四口两张床,爷俩睡一张,母女睡一张 56岁的安普轩怎么也想不明白,两天前还和自己抵足而眠的儿子怎么就死了呢? 六天的团聚短暂的幸福 安茂祥今年才21岁,因家庭条件原因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去年正式加入打工的行列,而且一出去就是一整年,农历正月初六离家,腊月二十九傍晚才返回家 安茂祥在青岛打工,回家心切,腊月二十八晚上还上着夜班,二十九清晨下班后,回到住处洗把脸,往包里塞几件换洗衣服扛起来就往车站跑,都没想到给家人买点礼物安普轩看到离家一年的儿子两手空空走进家门,还是满心的幸福,儿子在外平平安安是他最大的心愿 然而,这种幸福维持了不到6天,就被突如其来的悲伤替代了 安普轩打算让儿子在家过了正月十五再去青岛打工,无奈老板一遍遍地给儿子打电话让他去上班,儿子初四就去曹县汽车站买了张第二天的车票 母亲王现芝永远无法忘记儿子离开家的时候为了让儿子再吃顿饺子,她初四晚上忙活到深夜,初五天不亮就从床上爬起来,开始做饭 那天早上,安茂祥吃了一大碗饺子,还吃了一个馒头车票是上午发往青岛第一班车的,发车时间在8点左右吃完饭,懂事的他一直陪父母聊着天,他也知道,这个春节他陪父母的时间太短了,不到6天 7点20分,安茂祥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家父母送他到院门口,眼看着儿子的背影被房屋挡住,没想到这个背影却永远地消失了 出门三小时就传来噩耗 上午11点,儿子已离开家3个多小时,安普轩正和妻子猜测着儿子到了哪里时,堂弟安普德闯了进来 派出所来电话,说茂祥出事了!堂弟的一句话让这老两口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反应过来后,安普轩抓起自行车就往镇上赶,连棉袄都没顾上穿 王集北村离孙老家镇驻地约10里路,难道是和别人打架被弄到派出所了?安普轩边拼命蹬车边琢磨着 还没到镇上,安普轩又接到堂弟的电话,儿子不在派出所电话虽然是派出所打的,但儿子出事的消息却是从曹县交警大队传出来的 孙老家镇离县城约30里路,安普轩骑自行车赶到镇上后,立即包了辆车直奔交警大队儿子到底怎么了?安普轩的心一路惴惴不安 11点30分,安普轩赶到曹县交警大队,经过咨询得知儿子正在西关医院在医院肯定是受伤了,他忙问伤得怎么样,得到的模糊答复让他更是担心:挺严重 安普轩心急火燎地赶到西关医院时,被告知儿子已被送进了太平间他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他不敢将这个噩耗告诉妻子,当晚回到家后只是一个劲地抽烟,任凭妻子怎么问就是一句话不说直到第二天早上,感到实在无法隐瞒了,他才将儿子的死讯说了出来妻子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两天来没再下过床,哭累了就睡,醒了继续哭,连口水都不喝 家里挂着两个像框,里面贴满了照片,却唯独没有安茂祥的他不爱照相他姐姐最后还是从他的遗体上找到一张他在打工期间拍的照片,小心地放了起来,以后就把这张照片放大后挂起来 两天来,一个疑问在不停地折磨着安普轩: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头探出车窗引发了悲剧 安茂祥的死在曹县汽车站附近尽人皆知记者在附近随便找个百货店老板问了问,被告知安茂祥是在客车刚启动时被碰死的,安茂祥在车内,探出的头碰在了石柱上 曹县汽车站安全科吕家华科长接受采访时对此事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事情发生在3号发车区一辆开往青岛的客车上,时间是1月30日(农历正月初五)上午7点50分 这是当天发往青岛的第一班车,安茂祥当时坐在最后一排座的最左侧客车启动后刚驶出一两米远,驾驶员南师傅突然听到“呯”的一声,停车后就发现安茂祥的头被挤在了车体与左侧的石柱之间 客车越来越宽停车区域窄了 发车区是被一根根石柱隔开的,每辆待发车就停在每两根石柱之间,除了两根石柱之间作为出口,其余三侧有近半米高的砖台围着,与相邻的停车位形成相对独立的空间由于石柱间的空间较狭窄,客车倒进去后两侧与砖台的距离所剩无几,而左侧的石柱又是齐着砖台的边建起来的,所以客车左侧车体与石柱的距离只有10厘米左右客车驶离发车区时,如果乘客的头探出车窗,就很容易碰到石柱 “考虑到安全问题,每根石柱上都有禁止将头探出车窗的牌子,广播也是一遍遍地提醒,而且在车启动时我们的乘务员也会进行提醒,但看当时的情况,安茂祥就是因为将头探出车窗才引发的事故”吕家华说 事故发生后,车站工作人员马上拨打了报警电话,应急小组考虑到救人要紧,直接用客车将安茂祥送到了西关医院,但安茂祥经抢救无效死亡 曹县汽车站始建于1987年,当时的客车较小,约2.2米宽,所以停在石柱之间比较宽敞,而现在的客车普遍大了很多,有的车体宽度达到2.6米,停在里面就显得狭窄了车站管理人员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正准备进行改建 “不管这个事故责任归谁,车站都会全力配合相关部门做好赔付工作”吕家华表示 现在,安普轩一家人正等待着相关部门的责任认定结果,他们知道,儿子是再也回不来了,只是希望能够顺利地得到赔付,这样的悲剧也不再上演 (本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