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帮能否启动中共改革?

 作者:钟离簌握     |      日期:2018-01-05 14:08:18
  从中共党内权力斗争历史看出,出身陕北的一派高干,从刘志丹高岗到习仲勳胡耀邦一直受到毛邓主流派的残酷打击习近平应感谢王立军挨了薄熙来一巴掌,否则不知命运如何 打破常规,「储君」习近平没有奉行「老二哲学」低调行事,九月以来锋头远超现任老大胡锦涛这个端倪其实在八月,由栗战书接任胡锦涛第一大管家令计划出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就开始了习近平敢於如此,当然与他的家世、背景,乃至经历、现在的人脉有关 说起习近平,我在二十六年前还与他见过面那是一九八六年十二月,我是香港大学经济系主任张五常教授的助理研究员,我们接受福建省在香港窗口公司华闽公司的邀请,到福建考察在项南的领导下,那时福建是改革开放先进地区之一,但是也有许多争议,除了假药事件,就是「走资」与温州领先全国,那时「姓社」还是「姓资」还在缠斗 一九八六冬在厦门会见习近平 对此行,我在一九八七年二月号的《解放》杂志(《开放》的前身)写了一篇「故乡三点行」,我祖籍厦门,所以写「故乡」;「三点」指的是厦门、泉州、福州但是因为我的敏感身分,不想给以后的研究工作造成困扰,所以当作是个人的出游观察,隐瞒了三件与政治有关的事件: 一是在福州拜访了因为敢言而从北京被「下放」到福建出任福建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的李洪林;一是在福州东湖宾馆吃早餐时见到从上海到福州「避寒」的著名作家白桦,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以后他多次来香港,我们都有交往,我还带他参观香港反共堡垒调景岭 第三件就是我们在厦门时,当时身为厦门市副市长的习近平在鼓浪屿见了我们我当然很熟悉他的背景,知道他是习仲勳的儿子,只是当时他的讲话没有特别耸动之处,也没有高干子弟夸夸其谈、目中无人的「魅力」,所以对他没深刻的印象 只是习近平的从政过程,以往都没有像李向南那样多姿多彩,除了这次神隐两个星期也许,以往的平凡、低调,才能造就今天,问题是本来性格上的低调,还是有意韬光养晦的权谋除非特大意外,否则习近平将成为未来中国的「最高」,已是不争的事实,即使胡锦涛连任两年军委主席,也改变不了,因为习近平在军内的人脉与哥们,胡锦涛没法与他相比也因此,人们关心他会如何施政,也就是内外政策,有的现在已经显露出来了 习近平胡德平的太子党会晤 就在习近平开始神隐的时候,外媒从三位现任与退休的官员那里,得知习近平见过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表示了他不是薄熙来的盟友,对薄熙来会按照党纪国法来处理;第二是表达进行政治改革的决心这里包含了许多值得玩味的信息人们往往把太子党当作一个整体,其实他们还是分左中右 薄熙来是极左的代表,以复辟文革与毛泽东路线为目的,他们在军内、党内有一定实力;胡德平是右的代表,在中国就是自由主义的代表;这批人没有政治野心,也比较清廉,因此在党内、军内及经济领域没有什么实力,胡德平仅仅是政协常委;因为他们思想比较开放,以往做统战的比较多习近平这一批属於中间派,或中间偏左,或中间偏右他固然不会同意薄熙来的极端行为,但是他在左派中,尤其是军队少壮派里,也有一些支持薄熙来的哥们,如何处理与他们的关系,来稳定自己的地位,也是对他的考验 对薄熙来如何处理,就看他能否秉公办事,摆脱太子党的「血缘」关系在合肥对谷开来的审讯,人治斧凿太深,那就是胡锦涛把它定位刑事与个案处理,与薄家完全不搭界;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事后还赶到合肥表扬当地的司法部门,更是欲盖弥彰在成都对王立军的审理,虽然执笔时尚未判决,但是从新华社的报导,至少把「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的薄熙来没有点名的牵进去了,王立军说出的许多事实,也与原先传闻符合,尤其因为王立军汇报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事件时,薄熙来掴了王立军一巴掌,就点出薄熙来对谷开来杀人的包庇,因此薄熙来要脱罪是很难的了这是否就是习近平向胡德平保证的体现 从炎黄春秋观察太子党动向 而人们更关心的是习近平对未来改革的意愿,因为事关中国前途为何习近平向胡德平谈这些因为胡德平是现在体制内中国改革派领袖,而他们的父辈胡耀邦与习仲勳可说是经得起考验的莫逆之交由於中共严密的新闻管制,现在要看中国改革派的活动,重要的窗口是《炎黄春秋》这本杂志,我从中也寻觅太子党中哪些人是支持改革的不是我把希望都放在太子党身上,而是中国目前的政治现实,太子党掌控政治、经济、军事领域,他们内部如果不出现松动,改革就几乎不可能而他们讲话也比较安全,可以说些出格的话中国人奴性太强,不是顺民就是暴民,因此如果太子党内的改革派能启动中国的改革,阻力就会少一些,避免中国出现大动乱而黎民遭殃但是我从来也没有因此就忽视改革的艰辛,或者对他们抱以很大的期望 《炎黄春秋》今年一月号报导过「中国改革论坛会议综述」,二月举办新春联谊会,四月还举办政治体制改革座谈会根据我所知道的出现的太子党名单中,有胡德平、胡德华兄弟、马文瑞女儿马晓力、陶铸女儿陶斯亮、叶剑英女儿叶向真、陆定一儿子陆德、罗瑞卿女儿罗点点,甚至还有以刘少奇儿子刘源为首的太子党军师、炮制「新民主主义」纲领的张木生等人 据说这些太子党中发言最激烈的是马晓力,她是中央统战部原四局副局长,是马文瑞的女儿马文瑞是中共陕北帮重要成员中被毛泽东逐一整肃后受冲击相对较少的一员原因大概是在文革前担任十二年无足轻重的劳动部长,没有涉入权力核心当然文革期间也被整肃,但是还是逃脱大难,文革后出任陕西省委书记与全国政协副主席,二○○四年以九十二高龄寿终正寝 陕北帮习仲勳被整肃五十周年 但是反观其他陕北帮要员,一九三五年十月毛泽东进入陕北,创立陕北根据地的是刘志丹与高岗刘在次年春天就被派去「东征抗日」,实际上在山西就与阎锡山部队交火,刘志丹离奇死亡,后来有许多传说,张戎所着《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有详细记载刘死后,毛大力提拔高岗,一九四九年后还荣任国家副主席,但是一九五四年就在中共权斗中自杀身亡前几年在香港出版的《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由高的秘书揭露了许多内幕,把邓小平、陈云的嘴脸都写出来了故中共党内许多冤案都被平反,唯有高岗案没有动 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毛泽东大整国防部长彭德怀,彭德怀曾经是西北野战军(后改称第一野战军)司令员,习仲勳是政委,习虽然也有压力,但是还没有被牵累但是一九六二年的北戴河会议,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的习仲勳被整肃,罪名是「习仲勳反党集团」与「西北反党集团」原因是刘志丹弟媳妇刘建彤出版《刘志丹》一书,被指是为高岗翻案,而后台就是习仲勳 所谓「西北」,主要就是陕西,因为西安就是大西北的首府,当年的「陕甘宁边区」也是从陕北根据地发展出来的今年正是这个「反党集团」五十周年,未知习近平有何感慨 陕北帮的贾拓夫,於一九三三年到中央苏区,是参加长征的唯一陕北籍干部,也是他向毛泽东介绍刘志丹、高岗创造陕北根据地的情况,使毛下决心把长西征的流窜队伍带到陕北毛泽东称他为「陕北才子」中共建国后,贾担任过计委与经委副主任、轻工业部部长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他与彭德怀同一个西北小组,也批评冒进与浮夸,遂成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虽然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会后平反,但是立即在同年,被打成「习贾刘反党集团」一九六七年,死於北京西郊一个小树林里,死因不详,但身上有伤痕 胡耀邦彭德怀彭真都属陕西帮 陕西帮另一实权派是阎红彦上将,当年他与刘志丹、高岗共同创造陕北根据地,文革前担任云南省委书记,文革风暴一来,自然难逃一劫,一九六七年一月自杀身亡,文革小组副组长陈伯达指责他是「大西北主义」可见,这些人的被迫害,都与地域「陕北」或「西北」有关,而他们是原籍陕北者 一九六四年,胡耀邦出任陕西省委书记,再兼任西北局第三书记、第二书记长征后到达陕北的胡耀邦,与陕北有真正的感情,以后出任总书记,多次提及陕甘宁老根据地的贫困,因为大多数中共领导人进城后都忘本,但他还记得要为老区脱贫相信他对陕北帮的不幸遭遇很有感触,所以中共十二大后,习仲勳进入中央书记处,彼此很好合作 可以说,胡耀邦是广义上的陕北帮正如彭德怀虽然也是湖南人,但是在陕北领导过「保卫延安」的战争,后来又是西北野战军司令,也算是广义上的陕北帮,尤其他的悲惨命运也与陕北帮一样 从一些资料来看,对陕北帮同情的还有彭真,他对贾拓夫曾经伸出援手,把他留在北京;胡耀邦住院时彭真也去看他,说「让我进去吧,哪怕看一眼」但被医生拒於门外中共八大后,彭真号称副总书记,总书记邓小平明显与他有心结毛泽东后来起用邓小平,就是不用彭真,因为彭真是白区党,而邓小平曾经与毛一起在江西中央苏区挨整过薄熙来在打黑的李庄官司中,也与李庄后台的彭真儿子闹翻这些恩恩怨怨,似乎都有一些蛛丝马迹 元老与薄一波整胡耀邦至死 一九八七年一月胡耀邦被整下台,薄熙来父亲薄一波是主要打手根据一九八九年七月在香港出版,由重要知情人「旁旁」所着的《胡耀邦之死》一书,没有点名的指责胡耀邦好友中,有一位政治局委员在会上揭发他,但是胡耀邦记不住是否讲过那些话;还有一位好友部长在他下台被邓小平找去谈话后,假装关心探望他,刺探反应此人一出门就到另一位「中央巨头」家里,把胡耀邦的愤慨予以禀告,没有料到巨头强迫这个部长在政治局生活会上当面揭发胡耀邦的不满,暴露了此人面目 作者说:「革命是杀人或被杀革命就是不认亲爹娘领导算什么朋友算什么连妻子都可以典当出去,又有什么不可以献给亲爱的党」我不晓得哪一位中共领导人把妻子典当出去,只是知道邓小平在江西苏区挨整时,老婆金维映就嫁给整他的李维汉曾经担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在延安整风时被整,他的老婆就被邓力群(胡耀邦担任总书记时,邓力群号称是地下总书记)拐了去,这或者也是共产共妻的另一种形式 在这种情况下,习仲勳是唯一为胡耀邦仗义执言者,不但是友情的可贵,也是人性的可贵但是在中共这个绞肉机里,高官的人性几乎被党性吞噬习仲勳因为受刺激太深,后来出了精神问题,挂了人大副委员长的名,长期在深圳养病 薄熙来一巴掌救了习近平 现在人们同情习近平,对习近平抱以期望,就是希望他还有习仲勳的人性基因而习近平与胡德平的「两平」会晤,也是陕北帮与广义陕北帮的会晤,能否从中共历史上他们的不幸遭遇,联想到广大中国老百姓的不幸,从而衍生一些改革的动力 其实,如果不是薄熙来赏了王立军一个耳光,导致薄熙来事件曝光,揭出薄熙来要倒习近平的阴谋活动,习近平也可能像习仲勳或胡耀邦一样,甚至如同刘少奇那样,成为绞肉机里的另一位牺牲者一巴掌救了习近平,习近平要感谢王立军,更应该感受到改革的必要尤其还有广大受苦受难的黎民 然而中国的改革谈何容易体制的改革包含对内与对外即使十八大前作出了微小的改革姿态,然而从最近钓鱼台事件的发展,中共一副军国主义的面孔,不惜煽动暴民打砸抢烧,与文革,乃至百年前的义和团又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不过,大概也是太子党,因为其「自来红」身分,比较敢於大刀阔斧做些事情以北京大胆起用「港英余孽」曾荫权出任特首来说,如果不是主管港澳事务的,是当时的太子党头领曾庆红,胡锦涛恐怕不敢做这种决定但也是曾庆红,为了家族(尤其是他的儿子)的利益,就别想他会改革了未来的习近平,有魄力并且犯险来突破利益集团的阻挠吗 (凌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