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作者:童苟     |      日期:2018-03-05 05:28:05
早在2010年,笔者就在一篇文章中预测薄熙来晚年将在监禁中渡过,像年轻时在秦城蹲了五年多大牢一样,他一生中的两头在监,这怨不得别人,应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当共青团派的势力如日中天之时,他的狂妄自大和无法无天,都授人以柄,不要以为谷开来杀人是遭到了政敌圈套的算计,也不要认为王立军夜奔美领馆是偶然的突发事件,薄熙来的徇私枉法在大连演练了十多年,2007年之后,随着其父保护伞的倒掉,他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最后只有被王局这块“口香糖”绊倒而身败名裂,现在的问题是,他可能面临着严重的刑罚:死刑,不排除立即执行的可能性 大连新闻界消息人士说,中纪委在大连的专案组分设两个办公地点,一个在大连棒槌岛宾馆,一个在周水子国际机场附近,9月23日已全部完成了对其贪腐和枉法案的调查,参与工作的没有本地人,都是中纪委从全国各地抽调来的精兵强将,以防大连地方势力的遮掩,由于薄谷做案时间长,手段狡猾,情节恶劣,涉案金额巨大,且牵扯美英日等国家,破案难度空前,所以,办案人员称,这是中纪委办理的最复杂,最具爆炸性的贪腐杀人案件,6月26日至30日,曾借世界反腐大会展示的全球网络,追查薄谷藏在世界各地的不义之财,金额已经过亿,但这是未彻底查清的保守数字,总之,薄熙来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大的贪官 据悉,中纪委副书记马馼在9月6日至8日,于沈阳听取了有关薄案的汇报;贺国强于8月30日至9月12日,这段时间没出来,也是在研究这一案件,他仔细审批了全部的证据材料,并将摘要呈送胡锦涛亲自过目,他指示要遵重事实,不枉不纵,依法处理,给人民一个负责任的交代,这些材料将依党纪国法走程序,先党内后党外,先上后下,先易后难,“双开”在十七届七中全会决定,而判刑在十八大之后进行,也就是说,这是一次伴随中共权力交接的审判,但胡温习李统一了思想,薄熙来罪大恶极,不能软着陆,也不能让他有机会翻案,因为只有依法惩处才能挽救四面楚歌的中共政权,为了维护一党执政,中南海高层已决定丢弃薄熙来 据透露,谷开来杀人判死缓与其归案后积极检举揭发薄熙来有关,内容有多项,一是他授意谷开来诱杀了英商海伍德;二是他下令王立军等警员包庇遮掩和毁尸灭迹;三,他直接参与了谷开来的索贿敛财和转移资产按照事实,薄有这样几条罪行:杀人罪,受贿罪,职务侵占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如果数罪并罚,难逃一死,现在的问题是,判死是缓期还是立即执行,目前中共高层意见不一,消息人士说,胡主张死缓,留他一条命;温则主张处死,不留后患,最终结果要看中共高层的一系列会议的投票情况,在强人已去,集体领导的今天,该案依然充满变数但不论怎么变,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已经死亡 世界第一部最权威的有关薄熙来事件的新闻纪录片将在11月15日播出,其导演爱德华在9月23日于多伦多对我说,薄下令杀英商海伍德的直接原因,不是他给瓜瓜的电邮,而是他向美国媒体透露了法拉利豪华房车的事另一消息人士说,谷向薄讲述了原儿子保姆兼英文老师海伍德与其反目为仇的危险性:他90年代初进入薄家私人领域,并代理海外资产,如果讲出真相,将阻断薄熙来的仕途,薄说,“给我往死里整”,于是,薄瓜瓜和谷开来先假装和解,把重庆江北联合国供应基地项目腰折的责任推到温家宝身上,并承诺给英商以经济赔偿,引海伍德上钩,后来谷以色相诱骗,与其在酒店对饮寻欢,还使海伍德裸身倒在卫生间,最终由张晓军协助,杀人灭口 但薄熙来被“双规”以来肆口否认事先知情,他知道承认预谋杀人的严重后果,但谷开来杀人成功后,因有王立军,郭维国等多人佐证,他不得不承认了徇私枉法的罪行,对贪腐的事实,薄也认同,但金额上与谷开来的坦白交代差距较大,既便如此,他涉案金额已多达一个亿,如果由官方公布将引起民愤,知情者说,如何把薄谷案件与政治制度切割,即不影响党的形象,在判了他之后,不要引起对其他高官的联想,是目前的难题,更重要的是,薄熙来下令杀人是一比一的证据,由其妻提供,似乎不足,对中央政治局委员这个级别,“一比一”显然不够,既便疑罪为无,他的贪腐数额及情节足以判其死刑 另据悉吴文康,车克民,徐明,富彦斌等涉案人员归案后都揭发和交代了薄谷的经济问题,其中最积极的是原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他80年代中期就成了薄熙来的家奴,为了效忠他而不惜离婚,知情者说,他和薄一起找小姐,互不避讳,可见私交密切,但不料薄被抓后,他第一个检举揭发,痛哭流涕,并交代了其在金州,开发区,大连等地有数千万房产的贪腐罪证,他还根据薄的旨意抓捕了成百上千的政敌和批评人士,犯下了徇私枉法和滥用职权的罪行,大连消息来源说,他进去后,国安局的马仔王富选,郑义强,彭东辉,蔺刚等都惶惶不可终日,还有五百多名与薄关系密切的企业老板受到约谈,发现了很多犯罪线索,这些人将在18大之后进一步查处,王健林担心受牵连,已将民企与美企捆在一起,但为时已晚,如果 2009年他听从我的善意劝告不去重庆,与薄保持距离可能会好些 目前,中共高层的形势十分诡异,江泽民露面看戏,李岚清贵州参演节目表演等,显示了他们想稳住江系人马的意向,因为薄的垮台使江系成鸟兽散;而习近平去农大巡视,不去北大和清华,似在显示不偏不倚,以静治动;胡温联手上“辽宁号”航母高调亮相,则显示胸有成竹,大权在握;9月27日,官方公布的《死缓限制减刑刑期不能少于25年》,为薄谷案拟定了前程,也许薄熙来与谷开来一样判处死缓,但别想以保外就医为由逍遥法外,回顾2007年以后重庆“唱红打黑”的耸人听闻的故事,就会知道,有多少人因为他的徇私枉法而夜不能眠薄熙来的罪行如果只是判死,而不促使中共变革政治制度,就又一次失去了民主转型的良机,未来五年不排除底层民变,社会动荡的可能性,有人借薄尸而还魂就不是危言耸听,记住“黑打”警员的一句话,这里是“渣滓洞”,但没有“江姐”,我但愿“渣滓洞”和“江姐”都永远从中国消失 2012年9月27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香港《开放》杂志10月号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