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由"少数暴力"开始,以"多数暴力"结束--明报2月2日

 作者:公良啼部     |      日期:2017-10-05 12:24:10
港珠澳大桥追加拨款,只是立法会衆多积压事务其中一项,财务委员会主席陈健波在"千辛万苦"下"剪布",通过拨款港珠澳大桥工程获得财务保证,但是大量立法会事务和工程拨款,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见天日以港珠澳大桥拨款的经验,除非接受立法会瘫痪停摆,否则在立法会主持各类会议的主席,都要有合理情况下"剪布"的准备目前无力量可以改变"拉布",以至破坏立法会议事而形成的局面,社会无奈地容忍内耗之余,必须避免政治斗争使香港出现崩坏沉沦的局面 目前,立法会出现的"拉布",已非针对个别事项,而是任何议题,即使是少数激进取态议员不遂意,都会成为"拉布"藉口例如去年财政预算案拨款,虽然有包括综援出三粮等惠民措施,但是因为个别议员提出直接"回水"给市民,未获接纳而"拉布"发展到现在,立法会全体会议、财委会会议、工务委员会和人事编制委员会等会议都有"拉布"另外,以往只是少数激进议员"拉布",由去年度立法会后期审议成立创新及科技局,到本年度复会之后,全体泛民议员都参与对付政府,特别是他们缺席全体会议,不断提出点算法定人数等,蓄意制造流会因此,泛民议员在立法会的所作所为,可理解是对政府全面开战 立法会"拉布",已非单纯的政见之争部分取态激进议员,除了针对特首梁振英,还利用议会这个平台"反共"因此,目前立法会的情况,并非"拉布"阻碍政府施政那么简单,而是有更深层次政治意涵和目的,情况十分复杂按目前本港政治生态,泛民阵营仍然有庞大政治能量,若他们继续现行政治路线,"拉布"将持续下去;设若他们认定愈激进愈能赢取政治利益,则采用手法只会变本加厉,这就是激进主导了泛民议员的结果 现在立法会议事"塞车",除了超过20条法案,还有70项工程拨款,涉及超过650亿元待审议通过事态使人感到沮丧和无奈,不过,既然"拉布"成为常态,当港珠澳大桥追加拨款得以解决,实际上折射出立法会只要有"拉布",除非接受立法会瘫痪停摆,否则就必然有"剪布",使立法会事务得以推展设若发展到"拉布"与"剪布"成为常态,相信会出现效率更低、社会成本更高、内耗更多的局面,不过整体事态还有望向前推展,总好过被拖死 现在部分议员利用议事规则"拉布"阻碍议事,不过,数年下来累积的"拉布与反拉布"斗争,特别是法庭的判例,实际上赋予了大会、财委会等委员会等主席的"剪布"权力以法庭对财委会前任主席吴亮星的司法覆核裁决为例,确立了几个重要原则,包括财委会有权定出会议时间、可以终止会议讨论、可以采取措施维持会议秩序,更重要的是法院在原则上不会干预立法会运作因此,虽然议事规则并无"剪布"机制,历经互动之后,主席们仍有成规案例可参考运用,以履行主持会议,又不致出现议而不决的责任 立法会若发展至按"拉布"与"剪布"规律解决争议,则在议会政治中,这是其中最恶劣的一种议会的功能,本来是代议士经过讨论,表决通过或否决议案,过程中或会取得各自让步和妥协不过,若立法会由"拉布"、"剪布"交相互动,必然出现只问立场,不问是非对错的议政现象,会大大降低议员监察政府的职能现在立法会"拉布"是少数,每次斗争都是由"少数暴力"开始,而"剪布"是多数,即是以"多数暴力"结束 "少数暴力"与"多数暴力"的斗争,不可能有理性和充分讨论,只是立法会发展到现今的景况,若不"剪布",根本就无办法推动事务发展"剪布"只能是别无办法的选择,前提要让"拉布"的议员有机会充分表达,议会仍须尊重少数,包容不同意见只是,设若"拉布"成为议事常态,即是"系又拉"、"唔系又拉",则"拉布"成为家常便饭,久而久之,就会变得毫无意义了 今次港珠澳大桥通过拨款,还有一个情况值得讨论当时有建制派议员向主席查询是否正在就追加拨款投票,陈健波称: "这就是那个动议,赞成呀,赞成呀!"陈健波身为主席,理应保持中立,他提醒议员投赞成票,这是失格之举,实属不当;他与连是否就追加拨款投票也搞不清楚的议员,很能反映建制派的水平此时此刻,期望建制派议员与时并进,发挥职能,稳住整体大局(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